朱新禮“謝幕” 匯源黯別資本市場-射阳大蛇

作者:阴兵过路发布时间all:2020年02月22日 11:05:06  【字号:      】

朱新禮“謝幕” 匯源黯別資本市場

彼時,匯源在資本市場同德隆系、統一、達能接觸頻繁,並最終在2007年登陸港股。彼時的匯源果汁在港交所創下規模最大IPO紀錄,上市當日大漲66%。而上市一年後的2008年,可口可樂甚至拋出179億元的價格對其進行收購,後因商務部叫停才未成行。

僅農業產業園區項目,北京匯源集團(伊春)有限公司、建昌匯源農谷萬畝生態農業基地、匯源生態產業鐘祥發展有限公司、匯源密雲生態產業園等5個項目,計劃投資額已經超150億元。

“家族控股上市公司很常見,如果上市之後還是家族制,就會出現很大問題。”高劍鋒表示。事實上,多位職業經理人在匯源的工作經歷並不愉快。2013年,李錦記原高管蘇盈福被朱新禮重新聘請,但入職不到一年就匆匆離去。

大農業構想如果2008年那次收購成行,朱新禮將利用籌集到的資金投入更上游的現代農業。事實上,朱新禮正在踐行這個理念,哪怕那次收購被叫停。多位業內人士均向記者提到,也正是因為這一理念導致上游投入過多,占據匯源太多資金,而下游果汁項目又沒有很強的盈利能力,導致匯源資源過於分散,兩塊業務都沒做好。

他認為,匯源多次出售下游果汁業務,使得其過早放棄了將匯源果汁打造成一個超級品牌的機會。結合中國的市場容量,任何一個細分市場,都可以成就百億甚至是千億級的公司。尤其是在消費升級的大格局下,優質的品牌市場機遇更多。

與朱新禮熟識的中國食品產業評論員朱丹蓬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早在2017年前後,朱新禮就將大部分精力放在他的大農業佈局上。

高劍鋒認為,並不是說匯源做上游就沒有做大做強的機會。只是現在的匯源上游和下游都在做。上游資產很重,需要資金支持。而下游果汁飲料又沒有很強的盈利能力,導致資源很分散,兩塊都沒做好。“如果匯源全心去做上游,專註為全球提供濃縮果漿,依然有很大的發展機會。”

“在中高濃度果汁領域,越來越多的進口果汁進入這一領域,另外以農夫山泉為代表的NFC果汁,也切走匯源很大一塊市場蛋糕。另外,匯源在中高濃度果汁上市場占有率優勢明顯,但從其自身規模和龍頭效應來看,匯源並沒有把這一領域做得更大。相反,低濃度的果汁飲料市場份額更大,飲料屬性更強,但匯源果汁在這一領域並未有太多優勢。”高劍鋒說。

“退市並不意味著退出市場,雖然匯源的資金、業績、管理的確存在著問題,但是曾經作為巨頭品牌,其主營業務板塊相較於其他中小企業仍具有明顯優勢。通過併購、合作或自身經營狀況的改善,仍有東山再起的可能。”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說。

《中國經營報》記者梳理得知,朱新禮多位親屬都有在匯源工作的經歷。其中,朱新禮的女兒朱聖琴,一直都在匯源任職。其女婿高勇、侄子朱勝彪都曾在匯源任職,但皆“出事”淡出、離開匯源。

“在企業資本積累的階段,考慮到成本、效率等原因,家族制的管理更有利於企業初期發展。隨著企業發展,人才、管理等要素在企業擴張中的重要性逐漸凸顯,此時職業經理人管理模式更加有利於企業未來的壯大發展,但這也需要去平衡兩者之間的關係。畢竟全球範圍內仍存在很多發展非常成功的家族企業,比如三星、大眾、沃爾瑪等。”盤和林說。

據《中國經營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曾一同陪著朱新禮創業的元老級人物,如房東生、張建秋、於洪莉、何傳利等均已從匯源離職。記者輾轉聯繫多位匯源元老,對方均婉拒了記者的採訪。

目前的匯源果汁已不再是資本市場的寵兒。該公司因涉及匯源集團違規借貸42.82億關聯貸款,已停牌20 多個月。而其負債規模在2017年已經升至114.02億元。

2月14日,匯源果汁發佈公告稱,聯交所上市委員會決定取消公司的上市地位。如匯源果汁決定不根據上市規則申請將除牌決定提呈至聯交所上市覆核委員會覆核,匯源果汁股份的最後上市日期為2020年2月28日,匯源果汁股份的上市地位將自2020年3月2日上午9時正式取消。

根據匯源披露的信息顯示,在2017年中,匯源在百分百果汁及中濃度果蔬汁的市場占有率分別為45.8%及35.3%。

不可否認的是,匯源此後動作頗多,但僅從業績來看,匯源果汁營收雖保持一定幅度的增長,但凈利潤波動較為明顯。若刨去政府補助以及出售資產所得收入,匯源果汁多年出現虧損。

從山東沂蒙山區發展而來的匯源,在1992年之前,還是當地一個瀕臨倒閉的罐頭廠。朱新禮接手後信誓旦旦地在工廠寫下“走向世界”四個大字。在經歷背著煎餅獨闖德國慕尼黑食品展覽會後,匯源獲得飛速成長。直至1994年,匯源選擇進京發展,扎根順義,這一做就做到了現在。

2月12日晚,朱新禮及女兒朱聖琴退出匯源果汁董事會,其中朱新禮辭去公司董事會主席等職務,朱聖琴辭任公司執行董事。辭職後的朱新禮並未透露最新去向,相關公告只是提到“為了投入更多時間處理其他事物”。

盤和林亦認為,生態圈模式是未來農業擺脫傳統經營模式重資產、回收期長特點的重要發展突破口,具有節省經營成本、增加農民效益等多種優勢。只是要想真正實現大農業的循環發展,確實需要進一步實現相關技術、銷售、資金、人才的突破與支撐。

“朱新禮是個好人。在他事業獲得成功後,佈局了很多板塊。就讓家屬每人做一塊,但並不是每一個人的知識結構都能夠與該業務相匹配。事實上,朱新禮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了,也在逐漸去元老化,並聘請職業經理人。”朱丹蓬說。

朱新禮的兄弟均曾在匯源擔任職務。朱新學跟朱新禮是兄弟關係。目前他還是山東省永新實業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北京匯源飲料食品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北京匯源控股有限公司的股東和董事,山東淄博匯源食品飲料銷售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目前並不清楚上述項目的具體進展情況,匯源相關負責人也未回應《中國經營報》記者的採訪。在匯源工作十餘年的前高管崔永強(化名)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匯源農業發展大而全但是缺乏系統規劃。業務從果樹種植到普洱茶、咖啡豆,還有養牛養羊業務。很多投資不僅沒有利潤還出現虧損,這也導致違規拆借上市公司資金,直至被停牌。

在匯源工作過十餘年的前高管崔永強(化名)向記者提到,為了與可口可樂鬥法,提高自身估值,在2008年前後,匯源先後上馬了18條加氣果汁生產線,但許多生產線安裝後根本沒有生產過。此外在2014年,匯源投資超10億元,上馬了十餘條純凈水生產線,只是年開機率並不高。

“大農業屬於重資產,投資周期很長,產出很慢,所以朱新禮在經營匯源的上游和中下游時顧此失彼。上游業務侵占了朱新禮很多精力和資金。”朱丹蓬說。

賣掉匯源的後遺症?儘管匯源被稱為國民飲料品牌,但朱新禮曾經不止一次將匯源果汁擺上貨架,而對匯源產生最大影響的就是2008年的可口可樂收購案。

此外,在2008年,匯源裁撤銷售團隊。根據年報數據,匯源果汁銷售人員從2007年的3926人減少到2008年的1160人。這對匯源下游果汁銷售業務的影響不言而喻。

直至今日,業內對於該公司的討論仍在繼續。匯源由盛及衰,究竟是家族制企業發展的必然,還是時代局限導致未能成行的併購案引發後遺症,抑或是創始人朱新禮的大農業夢想太過宏大和超前?

從現在來看,匯源當時的做法難免有些激進。在與可口可樂的合作並未完全敲定時,匯源就在2008年下半年,投入二十多億元在廣東、湖北、安徽、河北、寧夏等地投資建廠。這導致匯源日後的生產設備出現過剩。

匯源官網顯示,匯源農業已在全國十餘個省區市落地二十餘個田園綜合體,已生產包括蔬菜、水果、乾果、雜糧、奶品、花卉在內的上百種農產品。

K圖 01886_0  上市13年的匯源果汁,即將走完它在資本市場上的最後一程。

熟悉朱新禮的人都知道,這位匯源創始人註重鄉土。《朱新禮如是說》一書中描述,“在公司搬遷到北京之後,他還特地從老家移來杏樹、棗樹,種在北京順義總部辦公室旁邊。另外,朱新禮在山東沂源縣辦了個培訓學校,在當地招聘員工。”

朱新德現任北京恆康源置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北京匯源集團皖北果業有限公司董事,北京匯源集團平邑有限公司董事,北京匯源飲料食品集團成都有限責任公司董事。

迴首匯源的發展歷史,榮耀與遺憾並存。這家出身於沂蒙山區、後搬至北京獲得極大發展的國民飲料品牌,早在21世紀初就能做出口賺外匯,後在資本市場“纏鬥”德隆系且能全身而退。只是,在籌劃與可口可樂的併購案時,因被叫停而“大傷元氣”。此後加碼上游投資耗去太多資金,而下游果汁業務盈利能力吃緊。直至2018年,匯源果汁因違規借款42.83億元停牌。其總負債在2017年已經達到114.02億元。

原標題:朱新禮“謝幕” 匯源黯別資本市場

另外,朱新國目前擔任北京匯源控股有限公司總經理,北京福寬置業有限公司、北京匯源集團桂林生態果業有限公司、北京新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2008年9月,可口可樂向匯源果汁提出以12.2港元/股,總價約179.2億港元,收購匯源果汁所有股份。但因未獲商務部通過,這一行為在2009年3月叫停。只是,這次收購深刻影響了匯源的發展。

在博蓋&容納咨詢創始合伙人高劍鋒看來,對於下游業務戰略的搖擺以及匯源中高濃度產品受到的競爭和衝擊日益加大,也讓其果汁盈利能力下滑。

朱新禮“謝幕” 匯源黯別資本市場

《中國經營報》記者瞭解到,朱新禮提出了三生(生態、生產、生活)三養(養生、養身、養神)的田園綜合體模式。在朱丹蓬看來,這一佈局有些超前,如果資金充沛且國家銀根政策放寬時,這些業務可以做。但如果外部環節出現變化,很難保證充沛的現金流。

不過,在匯源工作十餘年的前高管崔永強(化名)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所謂的“山東幫”的問題在2007年左右的確存在,但是現在匯源的員工早就是來自五湖四海了。

退出和退市創始人朱新禮退出匯源果汁董事會,匯源果汁即將退市——一時間,這個國民飲料品牌似乎迎來了其至暗時刻。

接任朱新禮的是匯源果汁原執行董事鞠新艷。據知情人士向《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鞠新艷從大學畢業就進入匯源,最早是朱新禮的秘書。此後歷任總裁辦副主任、工廠總經理、大區總經理、副總裁等。

匯源衡水工廠一位生產總監表示,他所在的廠區目前還為元氣森林做代工,如果想跟匯源進行這樣的合作,有大包和全包兩種模式。其中,大包就是對方提供物料,匯源只做代工。全包是對方提供配方、匯源可以包原料、包代工。

上述投資占據了匯源的資金,也讓其設備出現過剩。過剩的生產設備讓匯源做起了代工業務。在2012年至2016年,匯源就曾為加多寶提供代工服務。

家族化企業?從一個瀕臨倒閉的罐頭廠,發展至高濃度果汁領軍企業,匯源的創業過程堪稱勵志。在創業前期,其員工大多是山東籍,且朱新禮的親屬多為創業元老。

另據媒體在2018年的公開報道,匯源計划進入雲南佈局康養小鎮和果園基地建設等,綜合規劃項目擬投資達300億元。

根據媒體當時報道,自2008年下半年以來,朱新禮開始開拓水果基地項目,為自己做飲料產業鏈的上游供應商鋪路。進入2009年後,匯源集團又派出兩位副總裁,分赴河北衡水、海南定安等地考察、籌建水果基地及加工項目。

朱丹蓬還持有另外的觀點。他告訴記者,通常來講,經濟更發達的地區,更加偏愛中高濃度果汁。在中國市場,華中華南地區是高濃度果汁的重度消費區。長江以北是中低濃度果汁飲料的重度消費區。“但匯源卻常年深耕長江以北,這使得匯源錯失很多發展機遇,也是其多年來未獲得高增長的一個重要原因。”朱丹蓬說。




泰国巫术整理编辑)

专题推荐